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梦】(7.8)【作者:缅怀】
【梦】(7.8)【作者:缅怀】
字数:6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淫狱(八)

           ——排泄——八月七日星期日

  冯可依被牵着爬进了淋浴室,先是双手,然后是交替前进的双膝,地下铺的瓷砖又硬又冰,给火热的身体带来一阵刺骨的寒意。身体不禁哆嗦了一下,打着寒战,心都要凉透了,冯可依预感这个像是囚笼的透明淋浴室,就是自己在客人们淫秽的目光下排便的地方。

  眼帘里映出了几根很粗的锁链,冯可依顺着锁链的方向,战兢兢地抬起头向上一看,天花板上纵横交错着几条锁链滑行的轨道。

  这里是专门欺辱女人的地方啊!我就要在这里暴露羞耻的样子给启杰先生看吧……由仿佛是酷刑一样的浣肠苦痛带来的高潮是那么强烈,第一次被浣肠送上快乐顶峰的冯可依还沉浸在没有散去的高潮余韵里,脑中依旧昏昏沉沉,意识朦胧不清地想起了鞠启杰。

  「当啷……当啷……」

  金属撞击摩擦的声音在淋浴室里突兀地响起,鞠启杰扯过两根锁链,把下端的皮质手铐铐在她的手腕上,然后一边用力地转动绞盘,一边对趴伏在地上、看起来倦怠无力的冯可依说道:「可依,让大家好好看看你排便的下流样子吧!」
  随着垂悬的锁链开始一点点收紧,被手铐铐住的双手渐渐离开了地面,向高处升去。直到双手高高地举过头顶,冯可依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惊醒过来,惊恐地发现身体已被拉成了一条直线,不由惊叫道:「呀啊……放我下来,啊啊……饶了我吧……」

  冯可依拼命扭动着身体,发出仿佛小猫小狗呜咽的声音,可是,鞠启杰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默不作声地取过一根一米长的铁管,把两端附有的皮质脚镣依次铐在她的脚踝上。因为双腿劈开得很大,脚掌已经不能完全着地了,冯可依只能可怜兮兮地翘起脚跟,用脚尖点着冰凉的瓷砖,才勉勉强强地保持住站立的姿势。

  「啊啊……启……启杰先生,求求你了,我只想在你面前,啊啊……让他们出……出去好吗?」见鞠启杰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冯可依只好退而求其次,软语柔声地央求着。

  「不要总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哼哼……你的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吧!在做下流的事时,有围观的人们,不是会更加愉悦吗!可依,你看,这间淋浴室多适合你,三面是透明玻璃,剩下的一面,一点遮挡都没有,大家可以从任何角度、无死角地看你。」鞠启杰转动着冯可依,让她看清楚四周。

  「呀啊……不要看我,求求你们,不要看我,不要啊……」淋浴室的四个方向,每侧都站着一个男人,正用充满兽欲的眼睛,淫秽地看向她,而雅妈妈还端着摄像机,正在摄像,冯可依不禁羞耻地颤抖着身子,哀声求恳着。

  「可依啊!咯咯……刚才小便时,我就对你说过长时间憋尿对身体不好,肛门也是一样啊!不能长时间忍耐,快点便吧!清清爽爽的感觉多好啊!」雅妈妈发出阵阵娇笑,眼里射出讥讽的目光,揶揄着冯可依。

  「呀啊……我不要在这里,啊啊……启杰先生,求求你,求求你……」身体剧烈地扭动着,想从锁链中挣脱出来,冯可依迫切地望着鞠启杰,不停哀求着,可是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换来令人心悸的锁链摩擦声。

  「可依,姿势不错,嘿嘿……更像受虐狂了。」张维纯走进淋浴室,先讥讽了冯可依几句,然后,把两张背面泛起光泽的纸片交给鞠启杰。

  鞠启杰眼中一亮,反复看了纸片几遍,把其中一张纸片放到冯可依面前,哼道:「是你最爱的人,好好看看吧!」

  「呀啊……不要,不要……我不要看。」身体一震,仿佛都僵住了,冯可依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眸中的泪珠滚滚而下,染湿了悲戚羞耻的脸。鞠启杰给他看的是她和寇盾亲密地依偎在一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的合影。这张照片,寇盾的笑容优雅迷人,冯可依最喜欢了。

  「还有这张,一家人都在,看起来是你最幸福的时刻。」鞠启杰冷笑着,换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冯可依和寇盾举办婚礼仪式时,全家人一起在教堂前面合影的全家福。冯可依穿着洁白的婚纱,寇盾则是一身合体的西服,两人手拉着手,似乎不舍得松开,冯可依的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冯俊浩、妹妹冯雨诗一脸喜悦地围绕在两人周围。

  「呀啊……为什么我的照片在你手里,为什么要我看这样的照片……」冯可依泣不成声地哽咽着,不知为什么,心里忽然觉得很恐怖,总感觉有什么悲惨的事要降临在自己身上。

  张维纯从鞠启杰手里接过照片,扔进手中的一个黄铜色的铜盆中,淫笑着对冯可依说道:「可依,你就在这个铜盆中排泄吧!我给你接着。嘿嘿……让散发着恶臭的粪便尿液溅射在所爱的人身上,是什么感觉呢!更加兴奋?还是到了忍辱的极限呢?」

  「呀啊……不要……我在你们面前排便好了,求求你把照片还给我……」冯可依呆呆地望着张维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身体阴冷冷的,如坠冰窖。
  把自己不洁的粪便便在最爱的人和亲情浓浓的家人身上,哪怕是照片,这也绝对做不出来,冯可依用力地摇晃着被锁链禁锢的身子,发出阵阵哀凄的哭声,肯求着。

  「鞠先生,让我做吧!」冯可依不认识的中年男人兴冲冲地跑到淋浴室里,叫嚷道。

  鞠启杰点了点头,张维纯有些不情愿地把铜盆交给中年男人。

  「嘿嘿……怎么称呼你好呢!对别人妻子的尊称是夫人,我还是叫你寇夫人吧!寇夫人,我来给你处理下失禁的地方吧!」中年男人好像兴奋极了,脸胀得通红,绕到冯可依身后跪下来,一下子就把脸埋在浑圆的臀部上,时而伸出舌头连肛门塞带肛门一起舔,时而把鼻子紧紧地贴在臀沟,像猪拱地那样用力地嗅。
  「啊啊……啊啊……不要舔!啊啊……啊啊……好难受,不要顶啦……」每当滑腻腻的舌头舔在被堵住的肛门周围,冯可依便一阵颤栗,感到又痒又舒愉,而当中年男人的鼻子乱拱乱顶肛门塞时,肚子里的苦痛一下子增强了,冯可依流出了屈辱的泪水,不耐刺激地扭动着腰肢,额头上渗出丝丝细汗。

  「寇夫人真是个下流的人妻呢!这样可不行,是要受到惩罚的。被老公之外的男人玩弄竟然湿成这样,这么迫切地想要男人不是贵妇淑女的风范啊!身为人妻最重要的不是为老公坚守贞操吗!」中年男人抬起被汩汩流下的爱液打湿的脸庞,挂着讥讽的笑容,阴阳怪气地羞辱着冯可依。

  「咯咯……可依,这样的说教很久没听到了吧!不用理他,周先生是个不折不扣的人妻控!只有凌辱你这样红杏出墙的不贞人妻才会感到快感,你就反着听他的话吧!真是个令人不省心的家伙哦!」雅妈妈无奈地看着向她回头炫耀的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雅妈妈称呼的周先生名叫周秀雄,是冯可依的老公——寇盾经营的恒远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汉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他和西京本部的副总经理熊谷石是寇盾创业时期的左膀右臂,公司壮大后,他们两人极力蛊惑寇盾上市。寇盾同意将公司上市后,便对周秀雄委以重任,在协调关系、交涉谈判等方面全权负责。
  与鞠启杰进行几次谈判后,意志力薄弱的周秀雄便和有意示好的鞠启杰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经常出入一些私密会馆、会员制俱乐部一样的地方,尽情玩乐。
  带着周秀雄玩了几次后,鞠启杰发现他有人妻控性癖,于是把冯可依的部分偷拍录像给他看。

  其实周秀雄见过冯可依,只是冯可依不记得了,毕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而且当时冯可依的注意力都放在寇盾身上,对周秀雄的印象一点也不深刻。看到录像里激烈自慰的女人竟然是董事长寇盾的新婚妻子,周秀雄不禁大吃一惊,可是很快,人妻控的性癖便发作了,眼里只有这个令他神魂颠倒的女人,沉浸在淫靡而刺激的偷拍录像中去。

  通宵达旦地看完冯可依的偷拍录像,想看完整版本的周秀雄马上向鞠启杰索要,鞠启杰也不多给,隔几天给一部分,一点点地引诱陷在其中的周秀雄。一面是金钱腐蚀,一面又是美色勾引,在鞠启杰许诺会把冯可依借给他玩个够后,本来对寇盾迟迟不上市而心怀不满的周秀雄便背叛了寇盾,成为鞠启杰篡夺寇盾的上市公司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可怜寇盾还不知道,他的左膀右臂,一起打天下的伙伴,最信任的属下,只是因为想玩弄他的妻子,过过人妻控的瘾,便背叛了他,伙同他人,向他和他的妻子伸出了黑手。

  「好啦!周先生,放开可依吧!他选择的是我。」嫌周秀雄在一旁碍事,鞠启杰皱起眉,向他挥挥手。

  「寇夫人,待会儿不要太淫荡啊!想想被你戴绿帽子的老公吧!自己的新婚娇妻做出当众排便那么下流的事,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大肉棒蹂躏,我都不忍心了,他实在是太可怜了。」周秀雄悻悻地放开了冯可依的臀部,言语凌辱一番后,退后了一步。

  「可依,该给你最想要的了。」鞠启杰扯过两条带卡扣的锁链,扣在禁锢冯可依双腿的钢管两端,然后用力地摇动绞盘。

  「啊啊……啊啊……好难受,啊啊……」随着绷紧的锁链徐徐上升,冯可依的下半身被吊了起来,劈开的双腿几乎贴在胸口,看起来就像一个角度很大的V字形。粉嫩无毛的阴户完全暴露在外面,在空中摇动的身体好像折成了两段,肚子里的浣肠液受到压迫,奔腾得更加厉害了,冯可依越叫声越小,强烈的绞痛令喘息都困难起来。

  「可依,你这副蹙眉叹息的表情实在太美了,我是女人,都魂不守舍了,我想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的,咯咯……」雅妈妈把镜头对准冯可依的脸,切换到拍照模式,闪光灯发出一道炫目的光芒。

  「呀啊……不要拍照,啊啊……雅妈妈,求求你,不要拍,啊啊……啊啊」
  就在冯可依向雅妈妈哀求的时候,鞠启杰站在冯可依因钢管禁锢而大大劈开的双腿间,先把不住震动、显得杀气腾腾的肉棒抵在湿漉漉的肉缝上,然后搂着纤细的腰肢,猛地向前一挺小腹,只听「噗哧」一声,巨大的肉棒一下子插了进去。

  「启杰先生,不要现在就干我,啊啊……肚子会受不了,啊啊……」还未等冯可依惶急地把话说完,有如钢矛的肉棒便凶狠地捅了进去,重重地杵在子宫口上。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启杰先生,啊啊……我要被你干死了,啊啊……」

  伴随着冯可依的叫声,鞠启杰冷酷无情地律动着腰部,肉棒飞一般地进进出出,每次插入都重重地击打在子宫口上,强健的小腹「啪啪」作响地撞击在冯可依饱受浣肠液折磨的肚子上。

  「啊啊……啊啊……」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难受、钻心的绞痛,还有肉棒捣击在子宫口上的愉悦,使冯可依一会儿苦痛不堪,一会儿舒愉万分,被折磨得都要疯掉了。

  啊啊……那种感觉又来了,啊啊……不要啊!快点回去,啊啊……忽然,刚才经历的浣肠快感一下子从肛门里蹿了出来,冯可依用尽全身力气压制着,可是这种既刺激又怪异的快感来得又急又猛,根本就压不下去,舒愉的程度比刚才还要强烈几分,思维仿佛都要凝固住了。

  「啊啊……启杰先生,不要干了,啊啊……我的肛门好热,啊啊……我要被你干死了……」冯可依下意识地说着自己的感受,阴户开始急骤地收缩起来,马上就要泄了。

  「可依,怎么夹得这么紧,很舒服吗?」鞠启杰也注意到冯可依的变化,细细打量着眼前红潮遍布、充斥着情欲的脸颊。

  迷蒙的眼眸里恢复了一点光彩,冯可依娇羞地点点头,随后意识到什么,连忙用力摇头。

  「嘿嘿……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口是心非。是时候了,你就一边泄,一边让大家看你下流地排便吧!」眼里不由荡出了笑意,鞠启杰欣赏着冯可依惊人的妩媚,做为奖励,想要给她一场淋漓尽致的高潮。

  鞠启杰向周秀雄点点头,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周秀雄一个箭步冲上去,手里端着铜盆,半跪在冯可依臀下。

  「寇夫人,嘿嘿……不要不好意思,尽情地拉吧!」周秀雄攥住不住蠕动的肛门塞,一边旋转,一边缓缓地往外拔。

  「啊啊……啊啊……启杰先生,不要干了,啊啊……啊啊……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启杰先生,我要被你干死了,啊啊……」每当巨大的肉棒像是要把身体刺穿那样狠狠地捅进来,冯可依感觉充满浊气的肚子就像被打了一拳,气血一阵翻涌,说不出的难受。

  不理冯可依的哀求,鞠启杰就像个不知疲倦的做爱机器,紧紧抱着她的腰,小腹快速地前后挺动,发出一阵密集的撞击声。随着肉棒强力的抽插,大量的爱液溢了出来,在洞口周围泛起白沫,把粗壮的肉棒染得又湿又亮。

  不久,楔子形的肛门塞最粗的部分被周秀雄拔离了肛门,好像舍不得肛门塞离开似的,肛门死死咬着肛门塞不放,直到里面鲜红的肉膜被拉出来,看起来像是一个刚喷发过的火山口,才发出声仿佛轮胎漏气的声音,悻悻地松开了嘴、缩了回去。

  「啊啊……啊啊……」巨大的肛门塞摩擦着火辣辣的肛门,缓缓而出,冯可依不禁发出一阵舒愉的呻吟声,在她臀后,原来像是菊花花瓣、不透一丝缝隙的肛门裂开了口,露出一个幽深红艳的甬道。

  「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啊啊……啊啊……求求你们,不要看啊,啊啊……啊啊……」随着冯可依凄惨的尖叫声,看起来可怜无比的肛门忽然剧烈地收缩起来,先是向里面用力一缩,又恢复了原先的形状,然后,猛地向外一翻。
  屈辱的排泄终于开始了,由微黄的尿液和精液混合而成的浣肠液就像暴怒的洪流,湍急地激射而出,打在周秀雄手里的铜盆上,快速地漫过了冯可依和寇盾甜蜜的二人合影以及穿着婚纱的冯可依和老公、家人温馨的全家福。

  「啊啊……啊啊……启杰先生,啊啊……可依要泄了,啊啊……啊啊……你的可依泄了,啊啊……啊啊……」伴随着在众人面前屈辱的排泄,脑中忽然闪起炫目的光芒,仿佛被闪电劈中似的,同时,肛门深处似乎一直在积攒的浣肠快感在这时候一下子爆发了,冯可依不禁一阵乱抖,挂着泪痕的脸猛地向上一仰,发出一串满足的呻吟声。

  在狂泄爱液的阴户剧烈地收缩下,尾椎突然一麻,鞠启杰也到达极限了,开始脉动的肉棒用尽全力地向阴户深处捅去,抵着子宫口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
  一直憋到忍无可忍才被允许的排泄快感,猛烈的浣肠快感,还有在众目睽睽下排泄的羞耻、屈辱,冯可依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强烈的高潮,渗出汗水的身体一个劲地痉挛着,灌满了精液的阴户又是一阵收缩,激射出一股股尿液。

  啊啊……好强烈的高潮啊……意识逐渐飘远,冯可依一边排泄,一边潮吹,在心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后,便坠进了黑暗的快感地狱。

  从肛门里射出来的洪流渐渐变得稀疏了,开始「噗噗」地涌出软便。周秀雄兴奋地看着肮脏的粪便越来越多地盖在飘上来的照片上面,不由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凌辱人妻的变态心理等到了极大的满足。忙不迭地放下铜盆,周秀雄一手托着不住脉动的肉棒,对准铜盆里的照片,在吼出一声宛如野兽的嘶鸣声后,用他浊白的精液糊住了冯可依和寇盾幸福的脸。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