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绿域借种记】(03)【作者:ye198111】
【绿域借种记】(03)【作者:ye198111】
字数:95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

  「喔喔喔」金鸡报晓,朝阳初升,三三两两的村民在田地间开始了辛苦的劳作,银杏村平静而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刷……刷……刷」孙有福家中的庭院里,宋金莲玉步轻移,柳腰微扭,一双白玉般的小手正轻握着扫帚,缓缓打扫着自家庭院。金莲今日亦如往常一般,天亮后即起床梳洗一番,到后厨做好早饭,再服侍丈夫孙有福起床用了饭,又送了他出门,便拿起扫帚慢慢打扫起了庭院。一切似乎都与往常一般无二,只是这美少妇今日确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打扫时亦是心不在焉,时断时续,不时似乎又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告人的秘密,一时柳眉轻皱,玉面飞霞,一时又眼角含春,掩口微笑。

  「嗳……」金莲轻叹一口气,微微侧首,朝叶一良所住的后院方向偷偷望了一眼,立时又如受惊小兔般连忙缩回了目光。半响,方低首含笑,红菱也似的小嘴中轻轻娇嗔了一句:「小坏蛋!」

  昨夜自己遵丈夫所命,带着叶一良到后院东厢房歇息。那后院中的东厢房平日里并不使用,只待家中有客人来访留宿时方开启,因此向来皆是锁着的。到了那房门之外,自己便低身弯下腰欲从丈夫给的大串钥匙中寻找钥匙开门,却不意将那白玉般两瓣丰臀高高翘起,虽是还隔着件束腰薄裙,可那丰润高耸的惹火玉臀确是原形毕露,倒叫身后丈夫以外的年轻男人大饱了一番眼福。若仅是如此这般也就罢了,谁知那叶一良公子色胆包天,饱览了美妇下身美景后竟是欲念横生,得寸进尺,口中假托为自己掌灯寻钥,故意靠近,就将那魔爪伸向自己细腰丰臀之上恣意轻薄,又将那勃起的硕大阳根往自己美臀上摩擦亵弄,接着嘴上还装模作样的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淫语。只恨丈夫孙有福多年来阳刚不振,自己已近五年未经人事,如花似玉的一身饥渴敏感媚肉如何挨得?那年轻公子的大阳根真真是坚硬如铁,粗长壮硕,妙不可言。天生就是如自己这样空闺寂寞雨露难得的少妇人妻的克星。尽管还隔着一层裘裤一层薄裙,自己却还是被他玩弄的神魂颠倒,酥软难当,浪液横流,居然就不能起一丝严辞抗拒的心思,到最后还当着他的面,就那样高高翘起丰臀趴在地板上,摇摆着屁股淫叫着不知廉耻的泄了身子。
  自己无耻泄身后,那小坏蛋似乎倒有了几分后悔之意,还想过来搀扶请罪,只是自己作为他朋友的妻子,却哪里还有颜面在他身前继续呆下去?连忙挣扎哭泣着逃出了那厢房。

  狼狈地逃回卧房后,自己又是后悔又是难过,嗯……好吧,还有……还有一丝……快感。虽说丈夫已经有了向叶公子借种之意,可是……可是毕竟还未行那「献贞」之礼,就做出了这般丑事,作为人妻却和丈夫的朋友搞在了一起,自己年龄还比那叶公子大些,这要是传扬出去,自己如何还能见人?想着满腹心事不知多久才堪堪睡去,不料想自己梦里都还是逃不脱这小冤家纠缠,一夜下来竟是春梦连连,那梦中种种淫秽不堪的场面,自己的淫声浪语不绝,那冤家的征伐勇猛无情,自家夫君的呐喊助威不止,各种下流不堪的场景此时回想起来还是玉颊滚烫,娇羞不已。

  「啐!竟然那么下流的姿势也想的出来,亏人家昨天还下面给他吃,还担心他吃不好。哼,哪里是什么正人君子啦?真真是小淫棍一个!比蒋黑驴那混球还要坏!坏透了……」宋金莲轻啐一口,玉颊滚烫,就好似梦中之事都是真的一般,又放下手中扫帚,双手轻抚春情满满的妩媚娇颜,心中不禁哀怨连连。就在这美妇正自顾自抱怨着春梦中的那个小坏蛋时,不想身后大门处却响起一句猥琐嬉笑的声音:「金莲小娘子!嘿嘿!哥哥来看你来啦!」

  「喔啊……」叶一良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睁开了双眼,这一夜他美美的睡了一觉,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正正经经的在温暖舒适的大床上休息了一夜,自然比在那荒郊野地或是什么山洞里过夜强多了。他揉了揉眼睛,起身推开了屋门,外面天已大亮,和风暖日,鸟语声声,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睡足了可是真有精神!连这鸟叫声听起来都悦耳多了,咦……?」叶一良双手叉着腰正发着感叹,眼角余光却发现门前地上放着一个小托盘,盘上放着一碗一碟,小碗里盛着白米粥,碟子里摆着个馒头和一些小菜。

  「嗯?是嫂子刚才送来的吗?」叶一良歪着脑袋手托下巴思索着,这时他又回想起了昨夜那些荒唐无礼的举动,自己被那美妇的诱人体态所勾引,一时竟是精虫上脑,不管不顾的做了那等浪荡举动。此时回忆起来也觉得尴尬不已,「哎……我那时为何就像着了魔一样,她可是孙大哥的老婆呀,虽说孙大哥已经有了那种意思,可毕竟认识她不久,我才来她家中半日就做了这样的混账事,现在还如何与她相处呢?」

  叶一良正自顾自的烦恼着,突然前院隐约传来了金莲的惊呼声,「嗯?好像是她的声音?发生什么事了?」叶一良还以为自己没睡醒,连忙侧耳仔细倾听,终于确定自己没听错,确实是金莲的喊叫声,似乎那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哭音。叶一良呆了一下,反应过来立马撒开腿向前院冲去。

  「难道是孙大哥和嫂子吵架了?糟了!莫不是金莲嫂子把昨夜自己做的坏事向孙大哥告状了?完了完了,这下我怎么去解释……」叶一良一边飞速向前院冲刺,一边心中却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地想着。

  叶一良跑出后院,穿过中堂客厅,来到前院处,这才看清了眼前一幕,顿时觉得气血上涌,火冒三丈,怒不可遏的厉声喝道:「王八蛋!放开她!!」
  只见他眼前,一个形容猥亵,黑长瘦脸的丑男正淫笑着伸出一只干瘦黑手抓住金莲的雪白玉臂往自己怀里拉扯,另一只魔爪就势要往金莲胸前高耸丰满的双峰处抓去,口中浪笑连连道:「嘿嘿……美人儿,我的心肝宝贝儿!老子梦里可都想着你哪!嘿嘿……你那老公是个没用的废物,这几年下来,宝贝儿你一定忍的受不住了吧?嘿嘿……老子这就来帮帮你们夫妻两,送你个儿子可好?哈哈哈……」金莲却只是娇呼怒骂,一边还拼尽全身力气努力挣扎,想要摆脱这恶心的丑男,无奈她身娇体弱,一时却是无法逃脱。

  这干瘦黑长脸的丑汉不是别人,正是那无赖蒋黑驴。自从前阵子孙有福偷偷找了他透露了借种之意后,早就已经对宋金莲的美貌垂涎三尺的他真真是喜出望外,忙不迭的便是应承了下来,贪财如命的他破天荒的更是连孙有福送上的财礼都谢绝了,只是一个劲要孙有福尽快安排圆房之事。只是可惜天不从人愿,那宋金莲却偏偏抵死不从,就是不肯答应。这可真是急坏了这泼皮,只好一边对孙有福百般威逼利诱,要他劝说金莲点头,一边又是隔三差五的往孙有福家里窜,不断找机会想与那美人儿亲近,想要成就一番好事。可惜宋金莲确是对他冷淡之极,从不肯给他个好脸色,孙有福对他亦是敷衍了事。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偷偷乘孙有福不在家时跑来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有机会一亲美人芳泽,不料金莲对他防范甚严,平日里孙有福出门办事便将家门紧闭,任他蒋黑驴在门外气得直跳脚也就是不开门。今日蒋黑驴等着孙有福出门后便又想来碰碰运气,谁知竟得了个意外惊喜,孙有福家的大门居然未曾关上,原来却是金莲今日心事重重,送了丈夫出门后一时失神忘了关门,倒叫蒋黑驴得了个可乘之机,她还在院子里想着心事春心荡漾,那身后门外的蒋黑驴早已被她的婀娜身姿勾得欲火焚身,理智全失的冲进院中就要把金莲往怀里搂,顿时把金莲吓得花容失色,惊怒抵抗不止。
  可惜宋金莲毕竟是柔弱女子,几番挣扎抗拒亦是摆脱不得,蒋黑驴眼见着就要得手,却不料想从美妇身后传来一声男子怒吼,他被吓得一哆嗦,手中气力顿减,竟是让金莲挣脱了开。

  「一良!!呜……」宋金莲见了叶一良突然出现却是如得了救星一般,就连那声叶公子也不喊了,奋尽全身力气终于挣脱开了蒋黑驴的纠缠,哭喊着就往叶一良奔去。

  「嫂子别怕,一良来了!」叶一良就势张开双臂便将这美妇揽入怀内,顿时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又是连忙好声安慰这哭的梨花带雨的美妇人妻。

  「你!你他娘的是谁!!」眼见着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回过神来的蒋黑驴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看见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妻美少妇居然被叶一良搂在怀中,更是刺激的他妒火中烧,手指着叶一良跳脚骂道。

  「嫂子别哭,一良在这里了,没有人能欺负嫂子的。」叶一良毫不理会对面叫骂连连的蒋黑驴,就像是把蒋黑驴当做空气一般,只是柔声细语安抚着怀中美妇,待金莲情绪稍稍安定了些,又柔声道:「嫂子且稍待,一良这就给嫂子出这口气。」说着便将金莲往自己身后让了让,转身慢慢向蒋黑驴走去。

  「你他娘的到底是谁!你他娘的是不是活……」怒火冲昏了头脑的蒋黑驴看着叶一良面无表情的向自己缓步走来,还未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犹自跳脚怒骂不止,只是他口中的「腻」字还未来的及骂出口,忽然觉得眼前一花,叶一良就如那突然出击的猎豹一般,闪电般一个箭步上前,飞起一拳狠狠击向自己面门,只听「嘭」一声闷响,他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倒飞了出去,「哇呀!」惨叫一声直接撞在大门口的门板上。

  叶一良在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前,在军校里可是接受了整整一年地狱般的军事速成训练,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文质彬彬的中文系大学生了,何况他本就生的人高马大,身体健壮,经过了军校生活的洗礼更是打磨出了一身扎实的硬功夫,这一计现代散打中标准的军体长拳狠狠揍在了蒋黑驴的鼻子正中,差点没把他的鼻梁骨给打断了。

  「呜……」蒋黑驴双手捂着自己的鼻子,一股股鲜血却止不住的从指缝中喷涌而出,叶一良这一记重拳让他觉得自己脸上似乎开了杂货铺一般,咸的,酸的,苦的,辣的说不出什么滋味全都体味了一番,连两颗门牙都似乎要松动脱落了下来。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痛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问我是谁?」叶一良气定神闲的负手立于蒋黑驴身前,微微一笑道:「你便是那蒋黑驴对吧?记住了,小爷我行不该姓,坐不改名,叶一良便是小爷我的名字!金莲嫂子是我恩公孙有福的妻子,也是我叶一良的嫂子,你以后若是再敢来骚扰我嫂子,小爷我就打断你的狗腿!!滚吧!!」

  叶一良看着坐在地上捂着鼻子恶狠狠盯着自己的蒋黑驴,轻蔑的一笑,转身便朝身后的宋金莲走去。他刚走了几步,却见得原本痴痴望着自己的金莲忽然脸色一变,双手捂嘴惊呼道:「公子当心!」叶一良心中一紧,只觉脑后一阵劲风袭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头侧脸向下一让,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棒堪堪便从自己太阳穴处扫过。原来是那蒋黑驴恼羞成怒,乘自己转身不备,竟抓起大门边靠着墙的门杠,从自己身后头偷袭着一棒挥来。

  「你找死!!」幸亏金莲及时报警,险险躲过这一击的叶一良这下可是动了真怒。他借转身之势怒吼着一记回旋踢,一脚踹向了一击未成的蒋黑驴,「啊!!!」

  被这力道十足的一脚正正踢中胸口的蒋黑驴整个人惨叫着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院墙之上,这泼皮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挪了位,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咳咳……饶……饶命……咳咳……」蒋黑驴这回总算是脑子清醒了过来,他捂着剧痛阵阵的胸口,眼泪鼻涕齐下,连连求饶道。可对面的叶一良却毫不理会,弯腰捡起地上的那根门杠,冷冷的盯着蒋黑驴,那冷酷的眼神似乎在看着一个死人,一步步缓缓走近。

  「不……不……饶命……小的不敢了……小的是一时猪油蒙了心!小的再也不敢了……」蒋黑驴只觉得毛发倒竖,吓得一只手撑着地面连连倒退求饶道。
  叶一良猛的一步上前,一只脚狠狠踩住了蒋黑驴撑地的手掌,厉声道:「饶了你?你刚才可曾饶过我?」蒋黑驴这时却只是苦苦求饶,再无半点硬气。
  「公子……不要!」叶一良正要下手了结了这泼皮无赖,身后却传来一声娇呼,他转头一看,确是金莲楚楚可怜的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哀求之情道:「公子……让他走吧……」叶一良猛的醒悟过来,若是在孙大哥家里弄死这无赖,只怕闹出人命官司要连累了这对夫妻,自己绝不能这样做,要收拾这蒋黑驴也要找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想到这些,他杀心顿消,微微一笑对金莲点头柔声道:「嫂子别怕,一良知道分寸。」又转过头去对蒋黑驴冷笑道:「今日看在我家嫂子的面子上,小爷我放你一马,只是你要是再敢动我嫂子的歪脑筋!嘿嘿!」
  又用手中木棒点了点蒋黑驴裤裆处,「小爷我就让你做个真太监!!明白了吗!?」

  蒋黑驴直如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涕泪齐下着哭求道:「是是是,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爷爷!祖宗!小的以后想也不敢想这事儿了……」
  「滚吧!!」叶一良这才挪开一直踩着蒋黑驴手掌的脚,厉声喝道。蒋黑驴顿时如蒙大赦,也顾不得擦拭满鼻子鲜血,连滚带爬的窜出了门外。

  「公子……!呀!你受伤了?」眼见得蒋黑驴逃之夭夭,宋金莲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连忙奔上前来,忽然发现叶一良右太阳穴处有一道红色划痕,却是方才他闪躲蒋黑驴那偷袭时被木棒擦破了面皮,金莲芳心一紧,再也顾不得许多,忙伸手要抚摸查看那处伤痕。

  「嫂子勿虑,只不过擦了点皮,也没出血,你看,没事的……」叶一良微笑着伸出手轻轻握住了金莲抚摸自己伤痕的柔荑,只觉得金莲那只芊手白嫩光滑,温润如玉,滑润如丝绸般的肌肤手感好不舒服。他望着面前美少妇那近在咫尺的一张漂亮脸蛋,只觉得越看越美,越看越爱,心中顿时一阵火热,一手握住少妇柔荑,另一只手便不管不顾的圈住这美丽人妻的纤腰,将这孙有福的娇妻揽进自己怀中。

  「呀……」金莲一声惊呼,便被眼前这位自己丈夫的朋友给搂进了怀里,她玉面飞霞,忙用另一只芊手轻轻抚着叶一良胸口处,娇羞不已低声道:「公子…
  …好公子……不行的……奴家……奴家是有夫君的……嗯……「最后那一声娇滴滴的」嗯……「却是带着长长的鼻音娇吟出来,不像是拒绝,倒更像是女子对情郎撒娇一般。叶一良被这美妇欲拒还迎的娇吟刺激的血脉喷张,觉得怀中这具香馥馥的美妙肉体带给自己无比美妙的快感,只想着紧紧搂住她永远也不愿松开。

  「咿咿嗯嗯」了半天,金莲终于放弃了那毫无用处的轻微抵抗,此时她鼻中满是年轻男人那浓烈的雄性气息,叶一良那一身结实健硕的肌肉叫她心醉神迷,小腹处抵着的那根逐渐坚硬起来的粗长大肉棒更是让她再无一丝气力,整个娇躯就如同被抽去了骨头般化为一湾春水摊软在男人怀里。

  叶一良搂着怀中这娇媚人妻此时简直是乐不可支,这美妇今日换了身水青色淡纹纱裙,内中只系了个粉红色软纱肚兜,连抹胸也未曾戴,一对丰满高耸的大奶子隔着这轻薄肚兜紧紧贴在叶一良腹胸处,他甚至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这美人妻两团奶子上那激突的两点,此时他一只手早已摸向了金莲挺拔圆润的双乳,隔着那薄的不像话的小肚兜摸,捏,揉,搓,肆意蹂躏着孙有福娇妻那一对美丽的乳房,另一只手更是毫不客气的从人妻纤腰处向下探去,任意玩弄抓捏着孙有福娇妻那挺翘浑圆的大屁股,甚至于不管不顾的将手指隔着薄纱裙插入人妻最圣洁的屁股沟内,挑,刺,扣,插,直把这孙有福的老婆玩弄的胯下浪液横流,口中娇吟不止。

  「嗯……呀……公子……别……呜……我是有丈夫的呀……呜呜……那里不可以摸……不可以的……呜呀……饶了奴家吧……咿呀……」可怜的人妻少妇宋金莲一双小手拦住上面却防不住下面,防住下面又挡不住上面,在叶一良不断上下其手的攻势下很快就败的溃不成军,不一会儿便彻底投降了,整个香躯便瘫软在叶一良怀里,任由丈夫以外的男人随意轻薄品鉴自己的妩媚娇躯。她此时玉首轻靠在叶一良胸口,玉颊滚烫似火,红菱小嘴娇喘连连地呼出阵阵香气,叶一良温柔地爱抚着怀中这美妇香馥馥的玉体,鼻中传来阵阵少妇体香,胯下大鸡巴早已经硬的隐隐作痛,禁不住赞道:「嫂子……你真香……我想要你。」

  「嗯……」金莲娇吟一声,此时心中也是哀怨不已,真是前门驱了狼,后门却来了虎,这小坏蛋比那蒋黑驴还要坏,可偏偏自己却是对他起不了丝毫厌恶之心,方才欲拒还迎地抵抗了几下后便任他予取予求,她媚眼迷离的瞟了叶一良一眼,娇喘嘘嘘道:「你……你坏……比那无赖蒋黑驴还坏……这青天白日的……
  这样欺负奴家……呜……奴家不依……「

  叶一良看着怀中人妻春情难抑的娇俏模样,心中快意大起,调笑道:「哦…
  …?青天白日的不行?那嫂子的意思是……要等到了晚上再……嗯?哈哈哈……「

  「嘤咛……」金莲听这坏蛋抓住了自己失口之言乘机调戏,更是羞不可抑,她只觉面上滚烫如火烧,立时美目紧闭摇头娇嗔道:「你坏你坏……奴家哪有那样说了……你弄了人家的老婆还这般胡说……奴家……奴家不依……」说着便要从叶一良怀中挣脱出来。

  叶一良却哪里肯放手,立时便加了加手中力道,紧紧搂住怀中美妇人妻,口中连忙柔语安抚,金莲半真半假的挣了几下,便也不再坚持,只是将粉颊深埋入叶一良怀中,两人相拥温存不已。

  「咳咳……」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忽然远远地传来一声男子的咳嗽声,正紧紧相拥的这一对男女顿时惊得连忙分开,金莲听出是丈夫的声音,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也不敢再与叶一良多言语,只是头也不回的飞回了内堂中。叶一良亦是惶恐不已,连忙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忐忑不安地望向大门口。

  片刻之后,孙有福方才出现在大门处,只见他手中提着个菜篮,内中装满了菜蔬,缓步走入门内,一眼便望见了庭院中有些紧张的叶一良。

  「一良啊,起来的挺早啊?」孙有福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强作镇定的叶一良。

  「哦!……啊!……是是,小弟习惯了,呵呵,大哥你出去的也挺早啊!呵呵!」叶一良不是傻瓜,他从孙有福面上微妙的表情中已经隐隐猜到,刚才自己搂着人家老婆的情景只怕早被人家丈夫撞见了,而孙有福很有可能是故意反身又退了出去,再假意在门外用咳嗽声提醒他和金莲,大家都是在装糊涂罢了,想到了这一点,他心中顿时大定,愧疚之心减轻了不少,也就装模作样顺水推舟应承了起来。

  「咦?这门杠为何丢在地上,一良,方才我不在家中可是出了什么事故?」
  孙有福发现庭院中情形有异,连忙急声问道。叶一良料也无法隐瞒,便将方才蒋黑驴之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孙有福。

  「哎……!蒋黑驴这厮真真是……该打!该打!」孙有福听了之后也是心头火起,连连跺脚骂道,痛骂了几句后忽然又神情一变,垂头丧气地跌坐在门内台阶上,愁眉苦脸道:「只是就怕那厮贼心不死啊!哎……罢了罢了,事到如今,我……我便认了命了,只要他能给我孙家添上个男丁,我拼着这张老脸不要了!
  哎……索性便答应了他便是了……「

  「大哥不可!!」叶一良一听孙有福这番话顿时就急了,那千娇百媚的金莲嫂子早已经勾的他欲念从生,只是碍于孙有福对他有救命之恩,心中始终存着一丝愧疚心理,几次不敢答应那荒唐的借种之事,如今听得孙有福又有答应蒋黑驴之意,顿时便急火攻心,再也顾不得其他了,立时急声道:「那蒋黑驴是何等龌龊下贱之人,如何能让他污了嫂子!况且嫂子也是绝不会答应的!孙大哥你真想要孩子?好!我……我便应了那件事便是了!!」

  「一良!!你……你真的答应了??」孙有福听了叶一良的话,满面愁容顿去,「蹭」的一声立起身来,满脸惊喜道:「可不是哄我??」

  叶一良此时反倒有些羞赧起来,低头细声道:「是……是了,我……我答应大哥了。」

  「好!!哈哈哈……」孙有福抚掌大笑道,俗话说的好,请将不如激将,方才他不过是略施小计,借力使力的用蒋黑驴激了激叶一良,果然这年轻人定力不足经不得刺激,立马便落入圈套之中,情急之下终于是答应了借种之事。在他看来,叶一良年轻体壮,阳根英伟,相貌堂堂,又是饱读诗书的士人子弟,人品德行也是上佳,如此这般优秀的种男这附近真是打着灯笼也难再找到,一旦和自己那娇妻圆了房,生下的后代必定也是不凡。孙家这后嗣之事终于可以得到完美的解决了,此时的他真是喜上眉梢,得意非常。

  「孙大哥,那件事……我答应了,只是你也需要答应我一事。」叶一良此时忽然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孙有福朗声道。

  「呵呵……一良你但说无妨。」孙有福轻抚下巴上的短须微笑道。

  「我先前听闻大哥说起借种之事,似乎还要宴请村中亲朋好友前来祝贺?这……这些宴请之事能否就免了?这借种之事便只是你我和嫂子三人知晓便可,请孙大哥万万不要对外声张,等嫂子真有了身孕,那时是否要对外公开便任由大哥做主如何?」叶一良诚恳请求道。

  「嗯……!罢了罢了,我是一家之主,这些事我自然可以做主,不请客便不请客吧!保密可以,宴请也可免,只是这小婚之礼却是不能免了的,我昨日刚问了金莲,你嫂子六日前已停了月事,算算日子现在正是受孕期,今晚我便给你们行小婚之礼,让你嫂子与你圆房。」听了叶一良的请求,孙有福摸着短须,思索了片刻便答应了下来。

  「这……这小婚之礼是……?」叶一良疑道。

  「呵呵,一良啊,你还年轻未娶,又不是我夏国人,不了解这些也是应有之事,我大夏乃礼仪之邦,凡事皆有礼仪度制,我与你嫂子成亲之日便是那大婚之喜,这借种之日则称为小婚之喜,到时须依次行献贞,沐浴,圆房三礼,这献贞礼最是庄重,到时我与金莲会带你到后院祠堂中焚香吿祭我孙家列祖列宗,将此事原委一一述说,到时候具体流程我再与你细说。」孙有福微笑着解释道,「好了,我这就去后面将此事告知与你嫂子,顺便让她好好烧上几个菜,晚上咱哥两好好喝上几杯!哈哈哈……」说罢他便转身提起菜篮兴高采烈的往后院走去,留下了还在原地发呆的叶一良。

  「我……我这究竟是到了个什么样的世界啊!?」叶一良听了孙有福一番光怪陆离的解释,半响也没回过神来,只是口中喃喃自语道。

  叶一良正自顾自的心神恍惚着,忽听得大门外传来一声软糯莺声:「金莲妹妹可在家?」他忙抬头一看,却只见大门外盈盈走进来两位美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