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大狗系列10】欲望城市之十里阳肠】(34)【作者:大狗(hohodog)】
【【大狗系列10】欲望城市之十里阳肠】(34)【作者:大狗(hohodog)】
字数:5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4)龙与虎

  「啊~ 啊~ 啊~ 啊~ 不要再舔那家那边了!快戴上套子搞人家……啊……」

  我躺在床上,眼前看到是张开的双腿跟臀部趴在我的身上,双腿间的穴口,有着淡红色的阴唇。

  小小两片阴唇间的穴口张着,我伸出舌头舔着穴口的阴蒂,这淡粉红色的小豆豆在我的舌尖攻击之下,主人已经受不了,直喊不要再舔了。

  「我要你的肉棒啦!!干人家!!干人家!!快一点!!」

  女人的胸部压在我的腹部位置,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我的两根手指头插进穴内,轻轻摩擦着阴蒂,顿时她又全身无力趴回原来的位置。

  这趴在我身上的女人,黑色内裤只脱了一脚,内裤还挂在右脚的膝盖上,而上半身的胸罩虽然背后的扣子还扣着,但是早已被推离开,奶子垂出胸罩下缘的束缚。

  我伸出另一只手,去抓捏她的乳头。上下攻击着她身上敏感的位置。

         ********************************

  那天下午在温泉旅馆内,芙蓉的邀请下,当了车伕,不!自由行驾驶。
  回到旅馆后,在啤酒催促下,以及芙蓉的乐善好施之下,把她那两个去日本留学的学姊- 秀秀跟雯雯,一起给推下海,享受了我的肉棒摧残。

  秀秀跟雯雯其实早在蓉姊家的社区蒸气室内就跟我坦诚相见过。

  只是在三人真正肉体切磋后,我才想起那天的事情。

  当三个女人泡在温泉池中,背对着我,看着窗户外北投的风景时,三人下半身门户大开的景色,又让我差点想从后面攻击。

  只是当天深夜跟下午已经耗费太多体力,只好拿着手机拍了几张清凉照。
  晚上开车载着芙蓉、还有秀秀跟雯雯回到台北,当然不用求,自然拿到两人的联络方式。

  我跟樱花去信义区知名的铁板烧和幸子以及樱花碰头,到达餐厅包厢时,只见龙哥跟蓉姊早已坐定。

  「吉野姊妹真的从日本大阪找上门来让你搞啊!大狗你真是厉害啊!!」
  坐在我旁边的龙哥偷偷跟我咬耳朵,蓉姊坐在他左手,蓉姊左边是樱花。
  我坐在龙哥右手,我旁边过去依序是幸子跟芙蓉。

  「大狗,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妹妹,芙蓉。她还在念大学四年级。那一位是我姑姑,叫做樱花。在我们家公司负责财务的工作。」

  幸子站起来,礼貌性地对着我介绍她妹妹跟姑姑。

  然后也把我介绍给他们认识。

  只是这三个日本妹她们不知道,龙哥跟蓉姊夫妻早就知道她们姊妹,还有那个淫荡的妈妈百合早就被我的肉棒给捣过淫穴好几次了。

  蓉姊不忘称讚我是业务能力很强的下属,还称讚我的体态跟外型都很不错,建议她们姊妹可以追我。

  让幸子跟芙蓉都脸红了起来。日本妹做这种表面功夫的能力真是令人惊讶。
  明明昨晚都含过我的肉棒,连下面的前后两穴都被我撑开过,但还能装作脸红。

  一顿晚宴就在六人中英日三语交杂下愉悦地进行着。

  饭后,龙哥安排下,我们移师到夜店继续。

  吵杂的音乐声中,幸子、芙蓉毕竟比较年轻,很快就在舞池中玩开。

  倒是樱花,有点放不开,有点扭扭捏捏。

  我下去在她旁边,用简单的英日语鼓励她放开身体。

  「你都跟我这个才见面不到几小时的台湾男人上床了,跳舞这东西不过就是扭动身体而已。」

  樱花听了笑笑,心想也对。慢慢地放开,跟着幸子芙蓉两姊妹开心地扭摆身体。

  随着音乐的加速,加上三人是用日语交谈,更不用提三人胸前都挂着重型武器。

  樱花身高最高,超过160公分,虽然年纪快要40岁,但是先前的优势跟后天的保养,外表看起来顶多30岁上下,加上胸前是95H的巨乳。

  幸子身高次之,160公分不到,年纪差一点才30岁,雪白的肌肤,胸前也挺着75D的凶器。

  芙蓉虽然身高遗传到爸爸,只有150公分高,但是胸部却遗传到妈妈百合100J的超大罩杯,年纪才25。26岁,胸部却有80E。

  三个日本妹穿着贴身的短袖上衣,随着音乐摆动,上下晃动的胸部,不用说很吸引苍蝇。

  几首节奏明快的舞曲下,只见三人被一群男人围着,似乎有人开始想要卡油,趁机乱摸。

  「吉野姊妹昨天就到台湾,我猜昨晚应该是找你去旅馆搞她们姊妹。等淫穴爽过后,今天中午才来公司找我。」

  包厢内中央圆桌下,蓉姊的手不客气的摸着我的裤裆位置。龙哥视若无睹的看着老婆摸着我的肉棒。

  「没啊~ 就跟你报告过了,幸子姊妹这个夏天会来台湾,我答应要当向导,所以这两天请假啊!」

  蓉姊在肉棒逐渐变硬后,竟然拉下我的拉炼,把肉棒掏出来,在桌下继续套弄着。

  「那个樱花,你觉得如何?有没有机会替龙哥,把她也搞了。

  我们夫妻跟百合夫妻做交换夫妻好几年,但是要把樱花也拖下水,似乎没有道理。「

  看来蓉姊还是对於被老吉野- 吉野会长给迷奸搞过依旧忿忿不平到今。
  所以之前设局让他的媳妇百合在她家被我搞,然后听到我不只在日本搞了大孙女幸子,连小孙女芙蓉都被我搞过后。

  整个吉野家的女人只剩吉野会长的掌上明珠- 樱花这个女人没被我搞过。
  「搞了啦!连她的屁眼都被我插爆了。要归功那个幸子,先是拉妹妹上床被我搞,接着又把自己姑姑也拖下水。」

  我滑动手机,让龙哥跟蓉姊看樱花被我干完之后,裸体拍下的纪念照。
  「大狗,你真是……还好蓉姊我没有女儿,不然我女儿不知道何时就被你给搞了!!」

  蓉姊轻轻捏了我大腿一下,都不知道是要称讚我还是骂我,怎么手脚这么快,就把刚来台湾的樱花也搞上床。

  「我们假如有女儿,大狗的肉棒可以让她尝试过人间最美妙的男女性爱,不也很棒。」

  龙哥接过我的手机,看着手机内吉野家三个女人在床上无力躺着的裸照。
  龙哥的豁达真是吓死宝宝了!!老婆分享给我搞,如果有女儿也可以!
  「龙哥,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

  突然有个留着平头的男人走进包厢范围内,后面有两三个小弟直接就往圆形沙发区外围站着。

  「大狗,去把三个贵宾接回来吧!!不然等下围上去的猪哥太多,难以收拾。」
  龙哥咬着雪茄,下令我到舞池把三个日本妹接回来。

  我靠近舞池时,只见幸子、芙蓉跟樱花三人围着圈圈。

  很明显就是被一群男人给围住,越来越挤,可说是大概用着身体紧贴着她们三人。

  想必这姊妹、姑姪三人的屁股已经被鹹猪手袭击。

  我推开一两个年轻男子,手一伸绕在幸子肩膀上,然后一拉,把三人一起拉离开被陌生男人围起的圈圈。

  「冲三小,抢七啊!」

  其中一个痞子看着我,用台语骂髒话。

  「大哥,不好意思,这我们的客人,有点喝茫了。」

  我先是开口赔罪,但拉人的动作不停歇。

  左手搭着幸子的肩膀,右手搭着芙蓉的肩膀,把樱花围在两人之间。

  其他的苍蝇看到三个日本妹被我带走,很识相的就散开了。

  只有这个开口问候我祖宗的痞子,还有两三个像是同夥的男子一脸凶神恶煞跟着我。

  就在我殿后,四人走近包厢时,我的肩膀被人搭上手掌,我一回头,一个拳头已经挥过来。还好闪得快,我用左手拨开他的右拳,右手用他腹部一推,对方整个人被我推倒在地板上。

  「你是勒靠北虾~ 」

  被我推倒的男人,面子有点挂不住,连口髒话,从地板站了起来。

  三个日本妹进入沙发区坐下后,我坐在最外围的位置。

  三个男人也挤进来,被我推倒的那位,右手抓着我的衣领,左手已经举起,作势要挥拳时,眼角看到包厢主位的人,愣了一下。

  「虎爷,不好意思没看到你!」

  痞子男眼角看到沙发区的人,同时也惊觉自己背后站了三个人围住他们。
  「有虾米带志,你会在我的店内出手打人。而且是我的客人」

  被痞子男称作虎爷的男人,眼神平顺,但可以感受到杀气。

  虽然有点年岁了,鬓角的白发,显示年轻时应该也大风大浪过。

  「没事,误会啦!!」

  痞子男低头赔罪,场面突然让我想起小黑冲进包厢想替山鸡出气,却遇到黑道立委在场。

  「他虾郎,你识没?」

  虎爷叼着菸,把头撇向龙哥。

  「龙爷,刚刚不知道他们是你的人。」

  我看痞子男双腿差点像是要跪下一样,头低的不能再低。眼神连看龙哥一眼都不敢。

  「大狗,没事吧!有被扁到吗?」

  龙哥看着我,其实刚刚一举一动他都看到了。

  「没事,龙哥的客人比较要紧。」

  自认自己身体还够壮,就算挨两拳还能站着。

  蓉姊用日语问幸子三人,虽然三人的屁股都被摸了,但看着场面不对,用日语拼命说没事。

  「大狗哥,跟你赔不是。小弟有眼无珠。」

  靠北,突然我变成道上的人了。

  「去去去~ 不要妨碍我们谈事情,这个月就不要来店里了。」

  虎爷挥挥手,围在后面的三人退开,痞子男几人也识相的快闪。

  「大狗,给你介绍一下,这我好兄弟,虎哥。」

  突然想起小时候,阿爸带着我去左营莲池潭……

  「虎哥好,朋友叫我大狗。很高兴认识龙哥的好麻吉。」

  举起酒杯对着虎哥一饮而尽。

  「这年轻人体格不错,刚刚的那一手也很有架式,不挥拳让对方受伤,也保留情面。」

  刚刚从腹部推那一掌,全部虎哥看在眼里。

  「虎哥,你太小看了,大狗对於女人,还有床上的功夫也很有一套。」
  啤酒最后一小口还在咽喉,准备流进食道内,被蓉姊突然的一句插话,差点让我给呛到。

  龙哥看到我的窘态,哈哈大笑。

  「好了,我回去了,有个姪女在包厢等我,她从美国回来台湾一周,等一下半夜就要去赶飞机了。我再去跟她聊聊天,她爸的身体最近不佳,让做兄弟的我好担心。」

  话说完,虎哥已经站了起来,我也礼貌性地站了起来。

  「下次我跟龙哥有男人的聚会时,叫龙哥带你一起来参加。」

  虎哥经过我时,握拳轻轻捶了我胸口两下,然后用手掌拍拍我的手臂。一群人就这样离开包厢。

  由於是龙哥的兄弟,我也不方便开口问这位虎哥是何方神圣。

  倒是幸子三人似乎见惯这种场面,一点惊慌或惊讶的表情也没有。反让我也讶异。

  「你啊!你的肉棒以后有得享受了!虎哥出来玩,带进去的妹素质都不错。」
  其实我还听不懂虎哥说的男人的聚会是什么,蓉姊挨在我身边偷偷的亏我。
  「看起来虎哥很尊敬龙哥,讲话跟语调特别不一样,而且讲话有股威严在。」
  我看着龙哥,龙哥好像有点喝醉了。手摇晃着威士忌酒杯。

  「阿虎跟阿龙是眷村小孩,刚好名字一个有龙,一个有虎。两人跟一般眷村小孩一样,从国中就去念军校,阿龙比较有小聪明,念空军官校当了军官,阿虎一身肌肉跟暴躁的脾气,念陆军士校当了士官。

  刚好又跟两人的称呼很相似。

  阿龙因为看不惯军中的黑暗,当到可以退役的时间就退了。

  阿虎则是当士官长时,酒后打了指挥官眼前的红人,也被迫退役。

  阿龙因为英文底子不错,开了做起国际贸易,后来又去日本念书。认识了吉野家。

  阿虎则是回到眷村圈子,开始做起生意。但遇到要动脑筋的事情时就会找阿龙指点。

  道上的兄弟也阴错阳差以为阿龙跟阿虎两人,是一文一武的搭档。

  其实阿龙没有混过黑社会。」

  蓉姊自顾自地讲着。龙哥则是跟樱花在聊天。

  「很早以前阿龙就劝阿虎,靠收保护费、卖药卖枪的日子没法长久。刚好我们做生意有赚钱,就投资阿虎的事业,阿虎本身够义气,所以做起生意来很顺手。这一二十年下来,事业版图跟规模也逐渐壮大。」

  我一直怀疑这家店龙哥应该有股份,听蓉姊这么一讲,这下大概应该没猜错。
  「蓉姊,那吉野家是不是……」

  话不能说的太明,但我又想知道吉野家的事情。

  「大狗怕了啊?因为玩了吉野会长的两个孙女,女儿跟媳妇。现在担心他们是日本黑道啊?」

  蓉姊哈哈大笑,手指头捏了我的脸颊,看了幸子三人瞠目结舌。

  「顶多不去日本而已,有啥好怕的。而且四个人我都拍了裸照。」

  听蓉姊的语气,大概没有问题了,我也放胆地开起玩笑。

  「吉野家应该算是落寞的贵族,大概就是电视演的华丽一族那种感觉。
  家族有钱,但是随着国家战败,生意势力跟着一落千丈,还好家中的掌权者懂得忍耐,学什么织田幸长那一套,随着日本经济又起飞,家族的生意又开始扩张。

  吉野会长或许年轻有混过,但跟我们认识的那种三口组是不一样。但生意做大了,跟大阪当地的黑社会多少会有交情。「

  龙哥对着蓉姊挥挥手,蓉姊招来服务生,很快地就结了帐。

  一行六人簇拥的走出夜店。

  「大狗,我先带龙哥回家了。晚上好好招待三人啊!让她们带着满满的精液回日本。」

  靠北。你以为是挤牛奶啊!三个穴都能灌满。

  趁着身体遮掩,我偷偷抓了蓉姊的屁股。

  蓉姊则是被我摸了屁股后,转身大方的跟我拥抱道别,把她的大奶子压在我身上,要我伸手进去胸罩内捏她奶头。

  「大狗,谢谢。谢谢。谢谢。」

  龙哥真的醉了,握着我的手一直说谢谢,我也搞不清楚了。

  等两人坐着计程车离开后,我们四人一面聊天,一面走向停车场。

  在出了电梯,准备走向车位时,眼前一台积架跑车经过,看到后座的女生,一头长发,侧脸……好像良咩喔!

  「大狗哥,发呆喔!!快上车啦!!我们想回去泡澡了。泡完澡到明天早上10点剩12小时而已。」

  幸子也带点酒意,大奶压在我的手臂上。

  樱花则是搀扶着芙蓉,芙蓉脸都红了,一直傻笑。

  「好了!!上车上车,回旅馆先洗澡,晚上喂你们三个淫荡女人吃肉棒。」
  幸子听了捏了我一下,抿着嘴。

  「还12小时咧。我的肉棒连续搞你穴穴一小时,你就虚脱了!!」

  在幸子上车之际,我伸出手掌对着她的胸部抓了一把。

  「就兜,我也要。」

  芙蓉看到我抓着幸子的胸部,挣脱开樱花的搀扶,掀开领口,要我伸手进去抓她的胸部。

  我则是抱着她,从她的短裤前面伸进去,将指头插进穴内揉了几下。她瘫软在我怀里。

  「你们够了!!」

  樱花开口制止我们三人的嬉闹。

  把幸子跟芙蓉推进后座,然后坐到副驾驶座。

  当我准备开车时,樱花竟然爬到驾驶座,掀开衣服,把她的大奶从胸罩掏出,捧着要我舔奶头。

  樱花送上门这个动作又让坐在后座的幸子跟芙蓉出声抗议。

             *****************

  当晚在北投的温泉旅馆内,三个日本妹像是豁出去一样,一个一个接连挑战我的肉棒极限。

  还好在手指头跟舌头的掩护下,肉棒每每击退来袭的淫穴大怪兽。

  当然了,三个人的菊花怎么能放过。从抗拒到接受,三个菊花都被我的肉棒给撑开撑满撑定型了。

  我短短只睡了两小时,想着昨晚车上那个女生是良咩吗?她如果回台湾应该会找我才对啊?

  就这样天就亮了。

  早上八点,把三个满身精液味道,穴口被玩到红肿的女人叫起床。

  替三人拍了一系列的裸体毕业照,纪念这一次到台湾的淫荡之旅,

  踩着有点腿软的煞车,把三人送到机场,回到市区,把租赁车还了之后,疲惫的回到宿舍。

  洗过澡,打了一壶良咩秘方的肉棒保养果汁,把肉棒涂上胖子世文(小芸的老公)送的药膏。躺上床,从下午睡着,醒来已经是隔天的清晨五点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